返回
网投赌场文学资讯
分类

金庸除了写武侠还写悬疑?是哪一部小说?

日期: 2019-11-15 14:54 浏览次数 : 154

【崖山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

图片 1

金庸对宋元明清的历史是颇有研究的,他写的《袁崇焕评传》就从独特的角度客观地评价了袁崇焕。不仅如此,他还专门研究过丘处机,所以就宋以后的历史,金庸先生驾驭起来比较轻松。

说这部小说是悬疑是一点都不为过的,因为书中两个高潮都是围绕谜团与解谜展开,甚至连结局都是悬而未解的,写作套路还用到了悬疑小说的经典套路暴风雪山庄模式,武侠反而成了形式了。不看悬疑的朋友可能不懂,我做一下普及,暴风雪山庄模式是常用在推理类文学或影视作品中的一种模式,又称“孤岛模式”,是指一群人聚集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内,比如一个因为暴风雪而与世隔绝的山庄,或是密室、孤岛等等,由于特殊情况而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络,所有人都暂时无法离开这个环境,而与此同时,众人中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几个成员先后离奇死亡,那么凶手就在这些人中间,侦探就在这样的情形下进行有限度的搜查和推理。我个人认为这种模式有一个特点,因为书中人物性命随时可能不保,危在旦夕,因而人性之真实、复杂与阴暗也就很露骨的显露出来,作者对人性刻画的创作空间极大。

历史上,成吉思汗曾经邀请全真教的丘处机,去蒙古给他讲解全真教的一些知识,确实有这事,不容置疑。那全真七子在蒙古风风光光也就在所难免了。

而后由宝树讲述胡一刀与苗人凤的武斗经过,却与苗若兰出现了分歧。在宝树所说结尾之时,有一个细节不知读过原著的朋友是否注意到,胡一刀死法实在离奇:

金庸先生既然能这样写,那是有原因的。

我说过,这部小说与电影《罗生门》极像,而罗生门出自佛教禅经里的故事,其寓意是事实真相在“真相”与“假象”之中徘徊:事件当事人各执一词,分别按照对自己有利的方式进行表述证明或编织谎言,同时又都难以拿出第三方公证有力的证据,使得事实真相扑朔迷离,最终陷入无休止的争论与反复。

这也是武侠小说永远难登大雅之堂的原因吧!

真相是所发生之事,真实存在,然则假象便是人性阴暗、自私所致,为自人立场着想,隐藏对自己不利的真相,如宝树时隔多年依旧不敢面对自身罪恶,隐去重要情节;但平阿四感念胡一刀的恩德,为说真相而将生死置之度外,宝树武功在山庄上极高,平阿四则是普通人一个,然而人性之善恶,境界之高下,却分得分明,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有一点那就是明清小说的文化价值和唐诗宋词常常是我们并排在一起说的,不是吗?

图片 2

你让软弱可欺的朝代,出来几个脚慷慨激扬的大英雄狠揍一下外来侵略者,那是很大快人心的——虽然历史上我们被人家真的打得狼狈不堪,丢人现眼,难道就不允许小说中我们扬眉吐气一下吗?

“胡一刀哈哈一笑,提起刀来往自己颈中一抹,咽喉中喷出鲜血,扶桌而死。”看到这里,我直觉死法过于仓促 ,无人逼迫,无任何不明征兆,只因一时疏忽拆错一招胡大侠竟这般想不通,什么话都没留下,就这样仓促去了?按照惯有模式,也总要和夫人告别吧?接着苗若兰一语道破天机“这件事爹爹曾原原本本对我说过。起先的事,也跟大师说的一样,只是胡一刀伯伯和胡伯母逝世的情景,却与大师所说大不相同。”

再加上金庸祖上就是被文字狱的查继左,查家被牵连很多人,这一段历史,金庸虽然不是见证人,但毕竟是当事人的传人,是很有话语权的,所以我觉得,金庸写宋元明清更多一些,不过金庸也写过别的年代的,最遥远的是春秋时期为背景的《越女剑》

此言一出,读者朋友想必和山上众人一样震惊异常,之后苗若兰的证词与宝树差异极大,虽然她未亲身经历从前之事,然而从其父口中听出,必然不假,虚虚假假,疑团就此而起。正当众人踌躇之际,一个声音突如其来:“两位说的经过不同,只因为有一个人是在故意说谎。”由此又引出了第三位目击证人平阿四,开始逐步复盘,还原整个真相。

金庸先生肯定知道此中厉害,绝不会让自己的小说去承担一些不必要的风险,而去挑战读者的审美极限。

这部小说不长,几个小时就可看完,读罢接着观赏鬼导黑泽明的电影《罗生门》效果更佳。(纯属个人见解)

因为描写战国,三国,隋唐的太多了。那些都是光辉时代,光辉时代歌颂也好,写实也罢,都有大量的文化创作。人们已经有固定的观念,想写好不容易。

其实江湖中的悬疑破案,古龙写小说是很注重的,也非常喜欢写,比如说四条眉毛的陆小凤,一出场那就是身兼武功与智慧于一身的江湖大侦探了,其剧中情节也均是围绕疑案展开。金庸笔下的情节虽然常以谜题推动情节的发展,比如说“天”之中乔峰的身世为何,追查大恶人与大头大哥贯穿着乔峰整部剧情,“笑”之中紫霞神功究竟是谁偷去又嫁祸给令狐冲,以及其余各书之中的种种,然则这只是一条主线,对于整部小说而言还是武侠为主,但是有一部小说可说是悬疑情节超过武侠描写了。

金庸先生岂能不谙这方面的事情?他太知道了。

咱们再回到书中剧情。书中前两章只是一个引子,众人夺宝偶遇宝树,上山之后激斗双童,最后终究因为铁盒之中所含之物开始了一场扑朔迷离的“围炉夜话”。初时苗若兰讲述其父苗人凤所告知的胡苗范田四家恩怨,牵涉到一百年前闯王以及及其四大护卫,这些都还没有什么异议。

首先,要说一下金庸先生武侠小说中的核心观点——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图片 3

这三个朝代随便拉出一个声名显赫的武将,就不是你一个江湖侠士所能比拟的,更不是一个江湖豪杰所能左右的人物。

读这部小说可以见到日本电影《罗生门》的影子,在谈这部小说之前,我先声明,我所谈论的内容与电视剧无任何瓜葛。因为影视的翻拍实在与金庸大相径庭,比如大家所熟知的《雪山飞狐》其实是将《雪山飞狐》与《飞狐外传》两部书合拍而成,算不得《雪山飞狐》。因为《雪山飞狐》篇幅短小精悍,情节性强,只是讲了一个上午的故事。如果拍成影视作品,我觉得拍成一部中式武侠版罗生门电影更为妥当,所以我要说的这部悬疑小说也就是《雪山飞狐》了。此小说非彼电视剧。(电视剧党勿喷)

其次,金先生对佛学的理解很深,佛家讲普度众生,杀生是世间第一大恶,战争是原罪,种族战争势必会引发信仰战争,那么,为国为民这个观点在宋元明清的历史冲突中就有了很大的演义空间,这个空间是让江湖儿女进入国家战争舞台的空间,以家国大义、弱小抗击强大的百姓视角去让读者区分冲突。

首先,这三个朝代是中国封建社会最特殊的三个时代,秦朝是开端,汉唐是顶峰。而且这三个朝代都是开疆扩土的朝代,吊打得周边国家服服帖帖的,完全是一副老大的气派。

吊打得匈奴哭爹喊娘的大英雄,被跑江湖的举手投足间打得鼻青脸肿,恐怕广大读者不买账,不信服。虚构的牛人与历史上有名有姓的牛人不期而遇,你让一个虚构的人打得真实的人抱头鼠窜,声名狼藉,会让读者很反感。

我觉得是个人文化领域的偏好

世人皆理解武侠世界中的普世价值观基本上都是快意恩仇、江湖儿女江湖情,这些他的小说中都有,坏小子杨过和小龙女的凄然十六年终成神仙眷侣;悲惨三人组的萧峰、阿朱和小姨子阿紫的虐恋死别;小和尚虚竹和西夏公主梦姑的破戒之恋,最后继承偌大产业等等,老百姓爱看的内容里面都有,但隐藏在剧情之后的是金先生对民族冲突、正统大业、世间善恶的深刻见地。杨康一生坏事做尽,不妨碍有一个幼年受尽委屈,终成一代大侠的好儿子;契丹人萧峰做了辽国的南院大王,仍然不妨碍他以死逼停两国战乱,拯救黎民无数;双面间谍韦小宝暗里反清复明,却仍然不妨碍他认为康熙是个好皇帝,最终也不忍挑起动乱;这些隐藏在儿女情长、侠肝义胆背后的是民族冲突和善恶之分,这一切都需要有一个基本前提——乱世,宋末时期,北地尽失,战线绵长,异族祸乱,英雄之辈层出不穷,种族、宗教之战正史皆表;明末清初,谜案纷纷,偌大个中国由异族掌握,民间势力暗流涌动;这些都是画本故事的基本要素,而且金先生写故事和古龙不一样,他不是架空历史,更多的是在历史可考人物的基础上进行增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