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投赌场文学资讯
分类

替哪个人牧羊

日期: 2019-11-24 08:47 浏览次数 : 76

确实是好!我也在心里暗暗赞叹。没想到,在这苍茫的群山之中,这位牧羊老汉的嗓音会如此的高亢嘹亮。他那辽阔婉转的歌声如一把铁锤有力地撞击着大地,层层叠叠的群山,也仿佛随着老人的山歌活泛了,亮开嗓子,纷纷回音。群山伴唱,流云起舞,纯粹而自然。

孟子说,“既然这样,您怎么处分自己呢?您失职的地方也太多了。我一路过来,看见您辖区的老百姓,年老体弱的饿死路边山沟,年轻力壮的四处逃亡,有接近千人了吧?”

“就是劳动号子吧。”我说。

孔距心回答:“哪里等到三次,一次失职就要处罚,顶多两次就开除。”

我说:“很简单,比如,我喊‘劳动号子嘛吼嘿’,你就跟着喊‘嘛吼嘿’,我就是喊号子的人,你就当正在劳作的人。”

第三,要善于反省。孟子把与孔距心的谈话内容告诉了齐宣王,齐宣王马上说,“这是我的罪过。”有的国君不会这样做,他可能会奖励孔距心,处分其他四名官员,如果这样做,自己不见得有进步,因为都是别人的对错,自己掌握生杀大权,予取予夺就可以了。这是以刑赏立威,非德治之道。

老三告诉我,庆生老汉的儿子大学毕业,在一个煤矿当技术工,家里小日子过得很不赖。只要跟庆生提到民歌,他总是张嘴便来,不同内容,不同形式。我问庆生肚子里到底装了多少首民歌,他笑笑说:“多得很,一箩筐肯定装不完。”

孔距心为自己辩护:“这几年本县不是水灾就是旱灾,老天不帮忙,谁又能够怎么样呢?这并不是我的过错。”

“要不要现在就喊一回?不过,我需要你的配合。”我对老三说。

听完后,齐宣王一声长叹,“唉,这是我的罪过啊!”

“庆生叔,这样好的天气,你咋不亮开嗓子唱一个呢?”老三远远向那牧羊老汉打招呼。

孟子见孔距心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说了一个比喻:“如果有一个人受人雇请放牧牛羊,他当然有责任为牛羊找到合适的牧场和肥美的水草。如果找不到合适的牧场和肥美的水草,他该怎么办呢?是把牛羊还给它的主人,还是眼睁睁的看着它们死去?”

“三娃子,三娃子,是谁教你们喊号子的,三娃子……”

第一,做事要尽责,别人请你做事,当然相信你能做好,你当然要尽力而为。

厚重的木制门,“吱扭,吱扭”地,一扇扇开启小镇新的一天。晨雾中小镇四周的群山若隐若现。三三两两的农人走出家门,走向晨雾,走向原野。

过了几天,孟子回到齐国首都,向齐宣王汇报工作,说:“替大王治理地方的长官,我这次走访了五位,但是知晓自己罪过的,只有平陆县县长孔距心一个人。”接着,孟子把在平陆与孔距心的谈话内容详细的向齐宣王作了汇报。

这是一个难得清闲的周末,我和老三相约到太行山深处这个宁静的小镇,参加一位朋友的婚礼。婚礼开始前,我和老三信步走进小镇后面一个空旷的山谷。

到了县城,县长孔距心出来迎接。孟子顾不得寒暄,劈头就问,“先生属下的士兵,如果一天失职三次,您会开除他吗?”

“你知道啥叫‘喊号子’吗?”老三问我。

第二,要勇于承认过错,能改进要百分之百努力,如果实在对付不了,不如把牛羊还给主人,不要耽误人家的事。

我们太陶醉、太投入了,完全不知庆生何时停的歌声,更没有听到他急切的呼喊,直到他从山坡上连滚带爬,挂着一脸泥土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才停止喊声。

孔距心立刻明白了,羞愧的说:“我辖区内的老百姓,碰到水旱灾害,老的无所养,饿死山间地头,年轻力壮的四处逃荒,是我没有尽到县长的责任,我有罪过啊!”

庆生告诉我,其实他啥也不图,更没有想过当歌唱家,只是觉得这些山歌经过数代人的口口相传,不能丢,丢了怪可惜。可我分明觉得这位牧羊歌者就是一位真正的歌唱家,是我在这山野中遇见的“歌王”。

这个故事出自《孟子·公孙丑下》,这给人三个启发。

我们由最开始的小声喊,到彻底亮开嗓门,越喊声音越大、越高亢。老三平时是很稳重的人,此时仿佛整个人都被点燃,两个胳膊在空中挥动着,仿佛再次回到童年。

孟子来到齐国,被齐宣王任命为客卿。不久之后,奉齐宣王之命,到齐国各地调研。

我被他的问话喊醒,忙说自己之前曾经对劳动号子进行过乡村调查。

孟子与齐宣王

“没准,我还能喊上几句哩。”我说。

图片 1

嗨——/送郎送到大门口/扑上来看家的大黄狗/认了认是郎哥/摇了摇尾巴住了口口……

有一天,孟子来到了平陆县,发现民有菜色,路有饿殍,心里十分不忍。

我确实没有骗他。我曾经对劳动号子进行乡村调查走访,听过多位至今依然健在的喊号子者喊过,也知道一些内容,只是从未亲口喊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