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投赌场文学资讯
分类

《民族医学》二〇一八年第12期|严英秀:众女人与诗和角落不期而遇

日期: 2019-11-24 08:47 浏览次数 : 51

她只是习惯于隔着一定的距离

在三清媚文学庄园,你可喂马种菜,自给自足,脱离了金钱,亦可安稳生活。当然你还可去萧红书屋阅读、在冰心书斋写字、在李清照别墅澄心静思;也可以在古今女子文学博览馆里浏览,触摸雕塑园中时光的模样, 尽情在作家创作体验馆中创作徜徉。游萃文园、婺女碑、曕文园、蜚英讲堂、百诗坊、胭脂苑,真正走进这些女子的世界,窥一窥她们那些细腻而又壮阔的心思和情绪。

走进了一个白天。劫后重生

是谁藏在树荫后面,划着船桨,顺着水势将要飘摇到多远的远方;是谁的嘴角泛起悠悠的微笑,望着岸边,心底一圈又一圈的涟漪荡漾着无需诉说的满足感。是谁在这文学的城堡中,散发着淡淡的魅力,不张扬却无法掩盖。

在花园小径,在绯红色的云

图片 1

所有的白天,她混迹于喧嚣的人群

那些搁放在一旁的文字和纸张是散落的时光,痕迹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印刻在脉络横生的桌面之上,诉说着人来人往的相遇与离别。这些散发着别样气息的女子,会不会在某一日的清晨,恍然察觉这样的相识是一场多年修来的夙愿。就当我来到这个庄园,也应该是积攒了些许的幸运,去结识这人世间这般不一样的女子们。

蜷伏在我的枕侧,伺机却不动

在临别之时,毛会长给了我们每个人一把打开文学庄园大门的钥匙,可是我想这一把钥匙打开的不仅是文学庄园的大门,也打开了我对文学的渴望和热爱,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在三清媚文学庄园,这里有诗和远方的姑娘......

她总是在黄昏离开

图片 2

左心口,一拳比一拳摧枯拉朽

走在文学庄园石子铺就的小路上,有枯黄的杂草,有翠绿的树木。湖边原木撑起的木屋,藏匿在葱郁的树木之间,束着的布伞,似看家木偶,一动不动,却又让人动情,我想这应该是因了环境,因了我被这庄园的一景一物所缔造的心境吧。

风铁一般吹过

believe是文学社的一名普通女子,初见她的时候让我想起了日剧中的某一个女主角,言语不多的她有着婺源女子所特有的气质,在她遥望远方的时候我偷偷拍下了这张照片,我们其实是看不到自己的,撞上什么东西反弹回来,才能更加了解自己,而真正了解自己就在于你撞上了什么,衣服的穿着往往能反映一个人的气质,而从这面玻璃的光影中,我也看到了她对未来的信念。

闭不上眼的黑暗,不如在

在朱熹故里婺源就有一处充满了诗意的地方——三清媚文学庄园。这里是我国第一所文学庄园,庄园的成员都是有着不同故事的女子,“于千万人中遇见了你所遇见的人,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正巧赶上了”这该是多么幸运又理所当然的事情,三清媚文学庄园里便是如此。只因了“文学”,那些相似却又不同的女子从不同的地方奔赴而来,为了共同的信念携手走在理想的路上。

脱颖而出:今夜,那拳头

庄园之中,随处都充满了文学的味道,也让人不由自主的有了创作的灵感。书本纸张悬挂在凡世的尘埃之中,散发着不可言说的传奇。阴阳顿挫的字句婉转出一朵花的模样,是否你可翻到那一页,上面有关于生活,关于未来,关于身旁的人和事。“三清媚”不知你有没有听到过关于它的只言片语,不知你有没有曾有幸经过它的身旁?“三清媚”是一本杂志,更是一本传奇,一个故事,一个你。

戴上一条长围巾就够了

图片 3

剩下赤条条的三行

图片 4

注视自己。有时候,她明亮得像

图片 5

避开靠近我的人。我怕他们

理想是美好的,可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向往诗和远方的人很多,但真正能拥有诗和远方的人并不多。

我被惊醒,一种尖锐的痛

图片 6

穿越而来,就没打算飘忽而去

庄园中有着青山绿水和庄家菜地,还有可以住宿的小木屋,这里远离了都市的喧嚣,是都市人难得的精神家园。

晨曦掀开了窗帘,我知道我又

图片 7

造句的后来

早起,劈柴、喂马,做一个知足的人。煮一杯清茶,卷几页书纸,尽管挥霍这个清晨。可日夜耕读、可信马由缰、可泛舟湖上,把日子过成一首利落的诗。

她总是留下源源不断的离开

文学社的入口处可以看到很多书籍,这些书籍不仅是这里的装饰也是这里的精神世界。

幸福地涌出

图片 8

又送走了一个从前的日色

图片 9

左心口了,现在我可以翻个身

图片 10

黄昏已然落下。她微笑,沉吟

图片 11

但分明,它从所有的痛里

图片 12

但她不是那个“阁楼上的疯女人”

三清媚文学庄园里,可读书创作、可骑马兜风,亦可种菜浇田。当一切归于本真,所谓劳作、所谓困苦,或许在低头的那一瞬,也便会幻化成泡影。曾萦绕于梦境的那些难以诉说的执念,或许在双手触碰泥土的那一刻,变得柔软不再坚硬。生活教人念念不忘,数着日子的那些时光,也硬生生的教人看开、学着知足,懂得清淡,懂得无欲最容易幸福。

让呼吸回到本来的节奏了,现在

图片 13

这是我做梦写的诗。梦里

图片 14

无论转向哪一头,它们都与我

面面相觑。黑暗里,它们

交通:三清媚文学庄园位于婺源太子桥村,距县城15分钟车程。

穿上一件长裙子就行了

图片 15

此刻,这个住在32层的女人

谁人说,你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奇女子,琴棋书画,或女红。一双湛白的平底鞋,蘸着墨色渲染出一个幽雅的世界,用最简单的情感描绘了一个纯净的世界。无所谓的纷争、无所谓的尔虞我诈,只管胃不寒冷、心不枯寂,便可,足以。

她的身上没有锁链,她不会在

毛会长说,三清媚文学庄园是国内所有热爱文学的人的创作和栖息之地,而我也对文学庄园的明天和未来充满了憧憬和期待。

在无数个失眠之夜,它屡屡造访

《三清媚》上饶本土杂志的创始人、总编毛素珍,便是这个文学庄园的发起人。她不过也是一个平凡而真实的女人,与万万千千的上饶人一样,怀揣着满腔热情的文学梦。也许是志同道合的人越聚越多,也许是执着和经历,她的梦想一点点发芽,文学社也由当初的十几名女子发展到现在全国各地的一千多名女子,并在全国的九个知名景区中创建了写作营。她说想要带领上饶女作家们走出江西,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如此九年的光景,铸成了一个文学庄园,实现了一个梦想。

从我的裙子和围巾里嗅到

图片 16

落日的方向。她隔着玻璃看见

=

她是一个住在楼上的女人

小贴士:

现在我可以让自己的手抚住

笔尖蘸上色彩,描绘一个绚烂的情景、一幅简单而知足的画面。你若简单,反映在这布面上才会简单;你若复杂,那布面上所呈现的便也会有束缚。这一笔一画之间,不过是你与尘世的交流,或言简意赅、或繁复跌宕,都无关对错,生活的方式不代表幸福感的多少。

由著名作家梁晓声题字的《三清媚》文学村,并将这里称之为:“中国文坛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更多的时候,她远了又近了,像

在三清媚文学庄园里,有马儿,有白狗,有菜地,有溪水,有花,有草,也该有绚烂的梦。这梦,无关欲望、只是心底的一小撮执念。这里该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却又缭绕于生活的烟火中寻求着生命中的知足。

严英秀,藏族,甘肃省舟曲县人。兰州文理学院教授,甘肃省高校名师,北京大学访问学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七届全国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甘肃省作家协会理事,甘肃省首届四个一批人才,“甘肃省小说八骏”之一。发表散文随笔、文学评论60万字,出版《纸飞机》《严英秀的小说》《芳菲歇》《一直很安静》等中短篇小说集。获省内外多种小说、评论奖项。

图片 17

毫无过渡地将我从诗歌现场

三清媚文学庄园是一座文学大世界,这里女性特点鲜明,弥漫着浓厚的文学气息,但让人无法忽略的便是那质朴而让人知足的情怀。

午夜梦回时发出狼的嗥叫,也不会

图片 18

......

图片 19

我已无力再对那三行字怀恨在心

图片 20

只能让人加倍羞耻。她知道

图片 21

那些汗,被轻轻擦去,又

大厅墙上的江南水墨画。

严重表情。但就在那一刻

图片 22

“那个黄昏,在远方……”

如同今夜

曾经作别的一场黄昏风暴,像

戴上近视镜才能看清自己的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