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投赌场文学资讯
分类

38岁就进中南海讲课的他 今晋升部级

日期: 2019-11-24 08:47 浏览次数 : 155

高高的红墙、森严的警卫是这个地方给人最初的印象。其实红墙并不高,却有一种肃静威严,也许您曾驻足那段墙垣,是否也有种静谧庄重到让人不自然的感受?真是非同一般的红墙,围绕保护着非同一般的“海”,新中国的一代代伟人领袖在此运筹帷幄,谱写中国雄风。

摘要: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作为财税领域专家,他先后5次走进中南海,不但曾受邀给胡锦涛、朱镕基讲课,还就政府工作报告,当面向李克强、温家宝提建议。6月8日发布的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名单显示,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升任副院长。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作为财税领域专家,他先后5次走进中南海,不但曾受邀给胡锦涛、朱镕基讲课,还就政府工作报告,当面向李克强、温家宝提建议。恢复高考后首届大学生公开报道显示,1959年1月,高培勇出生在天津一个普通小学教师家庭,从小跟随姥姥生活。初中毕业后,高培勇进船厂做了一名工人。1977年恢复高考后,只读到初中的他缺少数理化基础,便决定选文科。当初,他觉得经济是门对国家发展有点实用的学科,财政应该比较重要,便努力考上了天津财经学院的财政学专业,并于后来考取硕士研究生,步入经济学研究的行列。毕业后,高培勇服从分配留在天津财院做了一名教员。此后,他报考了中国人民大学王传纶教授的博士生,并在取得学位后,成为该校财政金融系的一名教师。2003年春天,他赴中国社科院任财贸所副所长。2016年12月,改任经济所所长。财政部主管的《中国财经报》报道称,采访高培勇,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个字,忙。在接受记者采访的一个多小时里,电话声、敲门声不绝于耳。难怪高培勇的妻子说,一辈子不忙的人少见,但像高培勇这样从来都忙的人更少见。高培勇却说,每当自己的辛劳在国家的经济建设中发挥了作用,那种喜悦不是安逸的生活所能比拟的。他的一名研究生回忆,“1997年6月我应约去他在人大的办公室谈我的硕士论文,给他带了一个水杯,他坚决回绝;1998年他作为东方之子接受央视东方时空采访,节目在全国播出时我打电话祝贺,他却一笑了之,表示不必过分看重和关心。”他的另一名研究生表示,高老师在生活上非常随意,从吃上就可以看出来:爱吃醋溜白菜和醋溜土豆丝。胡锦涛课后提出合张影高培勇的学术领域以财政经济学为主,主攻财税理论研究、财税政策分析等。所学与国家现实紧密相关,因此他前后3次走进中南海,为党和国家领导人集体学习担任主讲人。1997年4月,年仅38岁的他首次走进中南海,为国务院领导和各部委办负责同志开起了讲座,主题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中国税收与税制》。据人民日报社主管主办的《环球人物》杂志报道,当主持人宣布讲座开始,高培勇还没开口,时任副总理朱镕基插话:“高培勇同志,是不是先把讲稿发给我们呀?”“对不起,我还没有写讲稿。”听到高培勇如上回复后,朱镕基又追问了一句:“那有没有印好的提纲给我们啊?”对此,高培勇摇了摇头,他只带了一份手写的提纲。“那你讲吧。看来今天我们要做笔记了。”朱镕基严肃了起来,不忘宽慰高培勇:“今天听你讲课的可能是你教学生涯中官阶最高的一批学生。但官阶高不等于学问高,论税收知识,我们都得听你的。别担心,尽管放开讲。”过了一会儿,听高培勇讲到税收“缺位”、收费“越位”所带来的问题,朱镕基问:“你描述的情况很严峻,是不是确切?”虽然心里有点发毛,高培勇还是本能回答道:“这是通过典型调查得到的数字,应当是确切的。”朱镕基点了点头。不知不觉,课讲完了。“高培勇教授讲得很好。他结合我国实际,言简意赅,深入浅出,使我们很受启发。讲课中提出的许多观点都值得我们认真研究。”对此,朱镕基做了肯定的评价。2010年1月,他为中央政治局专题讲解了“世界主要国家财税体制和深化我国财税体制改革”。高培勇说,那次去中南海讲课时,胡锦涛听得特别认真。结束后,所有人都离开了,胡锦涛留下来和两位老师(高培勇与财科所贾康研究员)就财税制度进行了更深一步的交流。“大概谈了10多分钟,主要还是讨论我国财税体制运行当中的一些难点和重点问题。后来,胡锦涛突然提出要合张影,这在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此后,高培勇通过财政部领导拿到了这张珍贵的合影,一直珍藏至今。2010年9月,他又与政研所房宁教授一起,为中央政治局专题讲解“正确处理新时期人民内部矛盾问题研究”。据高培勇披露,这次课他们准备了3年,甚至去信访局了解工作,改了十几次,才有了最终的成果。他的减负建议获李克强赞同除了上述3次开讲座,高培勇还两次受邀进入中南海,对《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发表意见。2011年1月20日至27日,温家宝在中南海主持召开五次座谈会,征求对《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和《十二五规划纲要(草案)(征求意见稿)》的意见。时任财贸所所长的高培勇在会上表示,要继续实施结构性减税,财政支出更多向民生、“三农”和促进结构调整的领域倾斜。2017年1月13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座谈会,听取专家学者和企业界人士对《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的意见建议。高培勇受邀发言,他援引大量数据表示,中国宏观税负情况与欧美国家相差不大,但企业负担确实相对较高,“我非常赞同减税降费,但减税的来源不是增加赤字,而是同步降低企业税负和政府支出。”他的话得到了总理的赞同。李克强说:“的确,我们各种明目的‘费’太多,以及制度性交易成本太高,确实要进一步加快减轻企业负担。”除此之外,2000年1月16日,作为被邀请的惟一一位专家,他在中央党校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财税研讨班上作了“市场经济体制与公共财政框架”的讲座。那时他正准备出国学习,且已定好机票,时任财政部长项怀诚执意把他留了下来。

“小范,按这个提纲做一个课件,过几天我要去中南海讲课。”中国作协副主席何建明给我布置工作,言简意赅。

“中南海?”我愣了一下,问道。天哪,我没听错吧?

“是的,这次受到国务院的邀请,世界读书日要给国务院机关干部讲讲读书,到时你一起去。”领导这样说道。何主席您倒是气定神闲啊,我却紧张得局促不安了,先不论我这非专业水平做课件能不能过关,一想到要进中南海,见那些大人物,这实在有点紧张……

工作在北京,我们自然而然游览过故宫,见过人民大会堂,每当行车经过天安门广场往往还有一番感慨,似乎生出了一种人在京城的自豪感和责任感。但面对要“走进中南海”这样一件常人不敢想的事情,我却丝毫不敢声张,同时也为自己的领导担忧。

2015年4月22日,我还清晰地记着这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春风吹散萦绕数月的雾霾,又吹起京城春日独有的白色杨絮,却并不让人讨厌,反而显得蓝天白云特别可爱。下午一点多,我们的车就提前在红墙边一个“不起眼”的小门处等候,执勤的警卫员同志见我们靠近,快速移步过来,“咔”一个敬礼。帅气的小伙子脸庞瘦削,鼻梁挺立,目光锐利且正气十足,似能洞察一切。我向警卫员说明情况,待我们全部下车,他开始一丝不苟地核查我们的身份信息,而后按照规定对车辆进行了全方位的检查。“咔”又一个敬礼,警卫员一直严肃的神情变得温暖了不少,检查完毕。

下午三点整,何主席被邀请进入会场。

一阵热烈的掌声后,全场的目光焦点都落在了何主席身上。我坐在中间第三排的右边位置,视线穿过前排看向领导,今天的他身穿深色西装,打上了深红色领带,改变了平时简单休闲的着装风格。他以作家的身份向大家致意,幽默地说出开场白:“给国务院的领导们讲读书的意义,内心荣耀至极,却也是十分紧张……”话匣打开,擅长报告文学的何主席可是最会讲故事的,从自己儿时读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残本而踏入文学路,讲到部队中为了读书冬天彻夜排队买书的场景。的确如他所讲,读书一直伴随着他的文学生命,甚至在创作《忠诚与背叛》《南京大屠杀》等等大作品时,也在不断地阅读和思考。

“书与我们手中的钢枪一样重要”“女人无叛徒!”“要读社会时代的大书”一个个观点被不断地抛出,引得全场掌声不断。此时,何主席把他作为作家、战士、思想者、教育家的气质融合一体,铿锵有力的声音钻进每个听众的耳中。不过,估计只有我的内心在嘀咕:“何主席啊何主席,您这是不按套路啊,完全在脱稿讲课啊。”继而转眼一看旁边的领导们,个个都是沉浸其中,或许正在感慨读书有用,方恨时间太少。

正是这专注的气氛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往常出去参加文学活动,拍照记录都是我的工作职责,可在全程无冷点的氛围下,我连拿出手机的机会都没有,又岂敢站起来摄影而破坏后排听众的好兴致。所以,只照了下面这两张水准全无的相片,绝对算是“走进中南海”的最大遗憾。

伟人毛泽东说过:“饭可以一日不吃,觉可以一日不睡,但书不可以一日不读。”2015年3月国务院将“倡导全民阅读,建设书香社会”写进政府工作报告,并在4月23日“世界读书日”的前一天,邀请作家何建明走进中南海讲“读书的意义”,足以说明读书对于我们个人和民族的重要意义。一个不爱读书的人,是没有内涵的人;一个不爱读书的民族,是缺少希望的民族。读书,就像我们吃饭睡觉一样,应该成为每个人终生维持的日常习惯。

四年后的今天,将迎来第二十四个“世界读书日”,我无意中翻出了何主席“中南海”讲课的课件,所以才有了这篇小文,并迫不及待地要与大家分享这位大作家的读书经验。

读书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具有不同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