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投赌场文学文章
分类

你个人认为汉语诗歌是在衰落?还是在传承?

日期: 2019-11-15 01:03 浏览次数 : 192

问:你个人认为汉语诗歌是在衰落?还是在传承?

  今天在单位闲来无事和同事聊天,讨论到关于生孩子的问题,有人说了一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然后我呵呵一笑,说这句话不是这样子用的,所有人都看着我,那眼神里似乎是看一个脑残晚期的弃疗青年一样,我只能尴尬地笑了笑,赶紧退出了这场“文化人”的讨论。

图片 1

  汉语作为世界上传承至今的唯一的象形文字,其深厚的文化渊源和悠久的历史传承超越了任何一种语言,为数众多的成语、典故、歇后语、俗语等都成为了汉语的特点,也是汉语吸引人的魅力所在,但是近年来对于汉语的荼毒却已经是越来越严重了。当然我不是一名老学究,不会去追究现在到底是汉字的进步还是退步,虽然现在创造了很多的文字让人蹙眉,这里是来讨论讨论传承的过程中,我们到底丢失了多少东西。

我认为汉语诗歌并没有蓑落,只是换了一种阅读形式存活而已,现在诗歌刊物,书籍没有八,九十年代那样受欢迎,进而通过网络写作或阅读,总的来说爱好诗歌创作的人也在减少,读者也逐渐减少,原因是在这个人人忙碌的时代,很多人都没时间,也没有耐心认真地读完一本书,一篇文章,一首稍微长一些的诗,在金钱奴驭世风的今天,很多东西都没有钞票来的可欣和实际。

  有个成语叫做望文生义,很多人都会觉得这是一个褒义词,用来形容一篇文章看上去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然而这个方法来解释望文生义就是望文生义了,望文生义的意思是不了解某一词句的确切涵义,光从字面上去牵强附会甚至是穿凿解释,做出不确切的解释。很多传承下来的语句就面临着“被”望文生义的窘境。

世界是需要诗歌的,因为它是清冽的泉水,徐徐的轻风,初升的朝阳,玫丽的晚霞,它也是春天的信使,夏天的花朵,秋天的瓜果,庄稼,红叶,冬天的冰凌和白雪,……总之它是人们精神上和心灵深处最需要的寄所,古代是,现代是,将来也是。

  《诗经》应该都知道,里面的一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里的“逑”意思是伴侣,而且“好”应该是第三声,但是多少人读音错了,意思也理解错了,把“逑”理解为“追求”的意思,于是一句很高逼格的话就成了耍流氓一样的感觉“哟这妹子真漂亮,我们去追求她吧。”

前题是一个蓬勃发展的时代必须有好的作品诞生,一些好的作品才能成为今天人们需要的精神食粮,和心灵寄托。

  至于开头提到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里的“无后”绝对不是没有后代的意思,绝对不是,绝对不是!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应该是解释为“没有尽到做后辈的本分”的意思,但是多少男人用这句话来谴责自己的结发妻,好好的一句劝人们要尽孝道的话却成了抛弃结发的遮羞布,古人知道了都被气活过来掐死你。

中华民族是法先王,文化也不曾断裂,唐诗宋词明清小说,然后呢?谁能接着说下去?为什么,因为在没出现新的表达形式之前,必然是衰落,最多是传承学习,仅此而已。不能超越,保持不了同一水平也是衰落,不进则退。

  诸如此类的例子太多太多,还有孔子说的”君子远庖厨“被多少人用来给自己不会做饭卸锅,但他老人家的意思是君子内心仁慈,不愿看见厨房里屠宰牲畜的场面所以才远离庖厨。当然你可以吐槽既然你这么仁慈就去吃素啊!对不起,臣妾做不到啊!我能做的就是不看那血腥的屠宰现场来减轻内心的负担,这样我吃起手撕鸡白斩鸡酱油鸡盐焗鸡肯德基时罪恶感会少一点。

现代人有多少人写古体诗?写现代诗歌的有多少人?

  总的来说,现在人们对于传承的语言已经发生了许多的曲解和误用,每年年终都会发布一份官方的“年度十大高频错误词汇”,当然我们也可以理解为是官方吐槽,不过我觉得这玩意的容量不太够了,把有限的榜单投入到无限的错误中,应该每年扩展十个,这样到我儿子时只需要看一看“年度一千四百三十个高频错误词汇”之类的就可以省去买语文书的钱了。

我们有经典,有文化的魂,共同的文化情节,凝聚人心,铸就民族魂。你是否有能力超越?极难,诗词无法超越唐朝。树立了一座丰碑,传承也不能说是衰落,我们在致敬古人。

  对于传承语言的曲解和误用,一方面是有些词语和句子的确是意思比较隐晦,没有专门去了解的话很难懂,而且也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去较真,还容易被人说抠字眼,斤斤计较,机车什么的,但是另一方面就是我们学习得还不够,而且态度不严肃。而学习这方面的问题是个人修养和教育部的问题,我们没有办法,但是态度不严肃的话,就可以说道说道。

汉语诗歌具有高度凝练,用意向和修辞构建意境,以产生独特的艺术效果。它不同于其它的文学形式,具有朦胧之美和多译性。它涉猎题材广泛,包罗方方面面,是汉语文学的旗帜和先锋。

  态度决定一切。我们经常听,我们对于事物的态度能决定这件事做得好不好,有没有用心。而我们现在对于汉语基本抱着一颗随意调戏,任人打扮的心,拜托,这又不是逛窑子,之前历史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就引起了反响,而现在汉字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却没有人摇旗呐喊甚至是吆喝两嗓子,因为害怕众人的口诛笔伐还是自己也不知不觉成了其中同流合污的一员,我不知道。

所有的文学都不能脱离时代背景,所以诗歌的写作也随着朝代更迭和人们的审美观念做出了相应的调整。在传承中发展是必经之路更是必须之路。

  之前有个风气是广告商为了追求宣传效果,大肆改编各种的成语和俗语,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丰田车”啥的,然后是无穷力量的网络开始了无下限的改编,为原本纯洁的成语污得无法直视,例如之前有个人发了条微博,讨论的是他的女朋友把毛毛剃了,然后他们嘿嘿嘿的时候被扎得不行,于是“光阴似箭”成功加入了被污成语战队。

从提倡白话文写作以来,汉语诗歌经历了多次变革,流派如雨后春笋,目的还是为了诗歌的更好发展。在那样一种不成熟阶段,许多作者开始借鉴国外的写作经验,比如外国诗歌更加自由开放,而我们比较含蓄保守,追求意境之美。再者我们国外诗歌更加理性,喜欢用辩证的,哲学的思维方式写作,而我们更加感性。

  这样的风气下去,不知道十年之后我们的文化传承会变得怎样,在国外研究古代文化都是需要经过长期的专门培训的人才才能完成的工作,但是我们中国却只是任何一个接受过基本教育的人都能几乎无障碍地阅读两千年前的文字,这是任何一个语言都无法做到的。而我们却在慢慢地摧毁汉语这个宝贵的财富,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唤醒国人对于汉字的重视,难道要再一次寄希望于韩国友人的“帮助”,等他们把汉字也注册成为他们的传统文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