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投赌场文学文章
分类

许嘉璐:汉学的“四个面向”与人类新秩序

日期: 2019-11-15 22:46 浏览次数 : 158

天地之间, 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 动而愈出。多言数穷, 不如守中。 (5章)

11月3日上午9点,第三届世界汉学大会开幕式在中国人民大学如论讲堂拉开帷幕,第九届、十届人大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许嘉璐先生在会上进行了主旨演讲。

儒家 (尤其应强调《易传》) 所构筑起的社会性别结构与宗法社会等级序列密切勾连, 宛若一体。

回归到最开始提及的反思、觉醒和人类伦理,许嘉璐先生指出,“汉学面向未来,积极参与世界范围内不同信仰间的对话,寻找共勉和义理自不在话下。人类的不同信仰是不同文明的脊梁和灵魂,几个主要文明影响了几千年来世界的格局和走势。面向世界和未来,就不能不想到不同信仰的未来。”对比当今社会,显然“从‘轴心时代’起,带领着人们走到现在的种种文明和信仰,现在面临着共同的挑战和压力”,许嘉璐先生强调,唯一的出路也许就是各种文明在各自反省的基础上携手为构建人类的共同伦理而努力。

知其雄, 守其雌, 为天下溪 (?) 。为天下溪, 常德不离, 复归于婴儿。知其白, 守其辱, 为天下谷。为天下谷, 常德乃足, 复归于朴。 (28章)

当今的世界已经远离“轴心时代”各个圣贤的教诲与期望,反而越来越走向自我毁灭。许先生认为,现在是时候让人类学会放下身段认识自己的微不足道,谦恭地寻求安宁,和善地生存下去并且共同发展,以便让我们的子孙获得真正的幸福之道。在如何对待自然与他人的问题上,他提出了中国传统三家的视角:孔子以“仁”为核心的伦理观、道家以“道”为核心的宇宙观、佛教“缘起性空”的本体观。这三家其实是从不同角度告诉我们应该以敬畏、感恩的心态,以符合自然和社会存在与发展规律的思路对待地球,而这在各种宗教和信仰中也是有类似理念的。

[12]钱钟书.管锥编[M].北京:三联书店, 2007.

首先,许嘉璐先生对与会的领导、嘉宾、老师和同学表示热烈的欢迎,并为自己能连续参加三届世界汉学大会感到非常荣幸。基于世界汉学大会越办越好的现状,许嘉璐先生热切地说道:“近年来,在中国国内,汉学已经取得了飞快的进步。研究规模的扩大、研究经费的增长、研究课题的广泛、研究成果的深入,都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不可比拟的。这是人所共见的事实,这是中国文化的苏醒,更是努力在学理上把古老传统与当前现实结合起来探索的继续。与此同时,在世界范围内,一股反思我们的时代、回顾人类祖先曾经思想共进的潮流一直波澜不惊地延续着,这不是一个或几个国家学术界的事情,在我看来,这是人类一次新觉醒的开始。”

大邦者下流, 天下之牝, 天下之交也。牝常以静胜牡, 以静为下。 (61章)

汉学“面向当下”是有其必然原因的,中国的学术传统注重实用,关注现实,其品格之一就在于面对当下、知行合一。现代化的发展对学术传统和蕴含在人民生活中的传统冲击越来越大,这使得今日的中国百姓亟需汉学的精华,亟需学界的关怀。他们既需要学界针对现实问题,基于中国文化传统同时吸收其他文化营养,提出解决的方案和方法;也需要学界通过各种媒介深入社区,进入中小学,向人们——特别是向青少年——贡献自己的知识和见解。他强调,从学术发展的角度看,立足今日之实际,以今日之视野,审视、解读、讲述传统。

(一) 构建雌雄同体的圣人

基于传统文化的魅力和普世价值,许先生强调在现今世界,所有的文明都应该回归源头,重新品味,努力追及先代哲人圣贤的智慧,这也是当代哲学特别关注经典诠释学的重要原因。接着,他又针对汉学的发展提出“三个面向”:面向当下、面向世界、面向未来。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处众人之所恶, 故几于道。 (8章)

汉学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这决定了汉学要面向世界。世界需要汉学,中国文化的诸元素可以为人类构建未来伦理提供参考;同样,汉学需要世界,只在固有的圈子里解读和反思,汉学就难于攀上下一个高峰,难以为中国和世界贡献智慧。为此,汉学的发展离不开与世界汉学界的交流,要“走出去”,也要“请进来”。用许先生的话说:“‘走出去’,最好有相当数量的学者,特别是年轻学者,能够在外面住下去;同样,‘请进来’,最好能够有一批外国的学者在中国住下来。中国的和外国的学者都需要在对方的生活和文化氛围里获得直接的体验,把握对方思维特点及其形成的传统与现实因素。”基于此,孔子学院提出了“新汉学计划”,并与中国不少高校偕同创新,为扩大并深化这一领域的中外交流与合作提供了很好的资源和平台。

治人事天, 莫若啬。……可以有国;有国之母, 可以长久;是谓深根固柢, 长生久视之道。 (59章)

提到汉学“面向世界”,许嘉璐先生提出应向世界各国民众介绍中华文化,以期摆脱中华文化在文化他者眼中浓重的神秘色彩。同时,汉学“面向未来”与“面向世界”是紧密联系的。未来的世界将会是不同文明和平共处、寻找共同价值且各自保持个性发展的世界。对于二者的关系,许先生说:“没有世界的眼光和视角就没有未来,不‘面向未来’也就不可能‘面向世界’”。在汉学“面向未来”这点上,师承是有着极大作用的。虽然师承可能导致宗派对立、固步自封等问题,但是无可否认,师承对人才的延续具有积极意义,更对文化的传承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通古今之变,究天人之际”这句话,不仅是中国历代学人共同的终生奋斗目标,更应该成为汉学“面向未来”的圭臬。相应的,在研究领域上,微观与宏观、考证与史论都不可或缺,也就是说,汉学要“面向未来”就要设想未来的中国和世界会是个什么样子,从而思考从现在起我们为了那一天应该做些什么。

至哉坤元, 万物资生, 乃顺承天。……柔顺利贞。 (《坤卦·彖》)

接着,许嘉璐先生提到他所说的“新觉醒”是相对于雅斯贝尔斯的“轴心时代”而言的,并强调“轴心时代”是人类一次极其重要的觉醒。“从那时起,人类就像从茫茫的黑夜中看到了曙光,有了心灵的方向。在此后的长途跋涉中,虽然困苦艰难,时时出现邪恶、昏聩、暴虐和兽性,前进中又有后退,崛起后又出现了沉沦。但是,良知、理性和正义一直在起着历史平衡器的作用,并引导着人类不断探索前进的方向和道路”。然而,聚焦当今世界,人类正面临一场空前的危机:世界动荡、环境恶化、资源枯竭等,人类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的探索都无法在实质上改变什么。针对这一点,许先生认为原因是“风行全球的工具理性、技术至上、金钱崇拜、中国教育体系、文化产品、宗教宣传,已经占据五大洲的每个角落。人们思考政治、经济、社会、家庭的一切问题,不由自主地都把金钱、技术放在第一位,甚至放在核心的位置,放弃或者不懂得应该把自然和人作为思考的出发点和归宿。当下,大自然和社会的种种矛盾与危机,归根结底是人的主观造成的。”批判现代生活,用审视的眼光看待人类与宇宙的关系,他继续说道,“技术的高速发展,人的手脚无限加长,眼耳越来越敏锐,这就强化了人们对自己应对客观世界能力的过高估计。人类自以为是宇宙的中心,无论是在自然面前,还是在他人面前,变得越来越狂妄,越来越霸道,其实也越来越成为自己所创造的种种物质的与精神的、实在的与虚拟的对象的奴隶。”

再把目光转到女性主义者身上, 在吴尔夫心目中, 双性同体的书写无疑是写作最高妙的境界, “令我们每个人, 都受两种力量制约, 一种是男性的, 一种是女性的;在男性的头脑中, 男人支配女人, 在女性的头脑中, 女人支配男人。正常的和适意的存在状态是, 两人情意相投, 和睦地生活在一起。”[16]85如莎士比亚这般便是双性同体书写的典范, 西苏主张:“双性即:每个人在自身中找到两性的存在, 这种存在依据男女个人, 其明显与坚决程度是多种多样的, 既不排除差别也不排除其中一性。”[17]199她同样强调了双性构建过程中个体的差异性。卡罗琳·G·赫尔布伦将其表述为:“完全超脱性别的两极化和禁锢, 而迈向一个允许自由选择个人角色和行为模式的世界。我提倡我们应该为之奋斗的这个理想称为‘双性同体’。”[18]7如上三位的理论资源中, 并无老子的存身, 却可见内在旨趣上的呼应。在当代社会语境中, 面对自我的困顿、人际的关系紧张格局、自然与文明之间的困境, 双性同体的性别认同与自我养成可否带来理解问题的新境地?晚近百年间《老子》在思想界的接受度之高似已传达出利好的讯息, 当可拭目以待。

对于汉学的“三个面向”,许嘉璐先生提到,我们在很多方面没有做好准备,突出体现在汉语的世界眼光和人才培养上。因而不同文明和信仰之间的对话、互学和交融是最佳选择。汉学的发展任重而道远。当然,汉学的发展也离不开汉学家们的齐心合力。最后,许嘉璐先生对世界汉学大会这个意义重大的平台也给予了厚望和衷心的祝愿。

首先, 老子借用雌性有机体的两类特质:一种是生育、繁殖的功能性特质, 一种是静、处下的特质, 都是雌性有机体的生物特征, 前者是其生殖角色, 后者是其性角色。这并不是老子在性别意识论题上原创性的观念, 而是生理性别常识。同时, 母、牝不等于女, 这两类特质都与女性相关联, 但是这只是女性生理特质之一部分, 其他则被弱化或漠视。尤为有趣的是, 在《老子》的文本中, “道”的柔、弱是借婴儿和水的意象隐喻而出, 而未强调雌性有机体柔弱之论, 但在后来论者对老子性别议题的讨论中, 柔弱却与静、处下、生而不有等一起成为女性的性别特质, 并因老子以之喻道, 反过来说, 老子是女性至上论者。但柔弱等特质转成为女性的社会性别特质其实并不应与《老子》直接相关;关注《周易》与性别的议题会发现, 轴心时代中国基本的社会性别意识形态建构应是拜《周易》所赐, 尤其是后成之《易传》, 且看:

天下有始, 以为天下母。既得其母, 以知其子, 复守其母, 没身不殆。 (52章)

?, 盅, 器虚也 (《说文》) ;渊、湛, 没也 (《说文》) ;橐龠, 风箱, 吴澄说“橐象太虚, 包含周!之体;硁象元气, 薩鄈流行之用”[8]81;谷, 虚空;“谷神, 谷中央无者也。无形无影, 无逆无违, 处卑不动, 守静不衰, 物以之成而不见其形, 此至物也。处卑守静不可得而名, 故谓之玄牝。门, 玄牝之所由也。”[]作为空间意象, 它们虚空、深邃、隐而未现, 却有无尽空间, 故其似乎包蕴万物。谷、溪、牝又与母互文, 含摄宇宙有机体的生殖化育功能, 以此喻道可见道为万物生成之本源所在。接下来, 水、婴儿皆柔弱而富有生命力, 这是老子贵柔之道。再而, 水、牝具有静定、处下、不争的特质, 同时这一特质又不单向度地停留在无用状态, 恰恰因其不争、处下、静定, 不争而为天下先、静而能胜动, 这是老子之道为与不为的关键枢机。如是可见老子整个隐喻谱系选取的良苦用心, 对母、牝的分析便应在整个概念隐喻格局中展开。

参考文献

有物混成, 先天地生。寂兮寥兮, 独立而不改, 周行而不殆, 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 强字之曰道, 强为之名曰大。 (25章)

以上诸章都讲圣人的修身养成工夫, 如何成就为圣人。“天门开阖, 能为雌乎?”诸家释义驳杂, 但对“雌”的释义并无分歧。“河上公注云:治身当如雌牝, 安静柔弱”[8]99, 需要指出的是, “雌”的用法与老子中使用“母”“牝”时采用的核心要义不同, “母”与“牝”都因其生殖属性而隐喻道之本原性与生成之功, “雌”则只表示静定柔和之义。28章雌雄、白辱作为两极对生范畴, 在二元融合状态下, 才可以成就“? (溪) ”“谷” (喻道) 的存在状态。身体主体修身到这个境地, 便是秉道而在、“常德不离”的圣人了, “常德”“玄德”“上德”都是生命归本复初的理想状态, 若“婴儿”、若“朴”。朴, 原木为朴, 《老子》中多章可见:“敦兮其若朴” (15章) 、“见素抱朴” (19章) 、“道常无名朴” (32章) , 隐喻道的本原性。婴儿亦然:“专气致柔, 能如婴儿乎”“沌沌兮, 如婴儿之未孩” (20章) 、“含德之厚, 比于赤子” (55章) 。着力提领圣人的征象, 隐喻圣人归本复初的生命情态。上述诸章中溪、谷、根、朴、母、婴儿作为概念隐喻, 在整个言说格局中是一元性的, 都具有本原性与涵容性, 没有对生范畴与它们相对呼应, 它们可以直接指代对道与圣人的表述。但是雌雄则不同, 它们是二元对生范畴, 各自表示单向度特质, 只能在相对相生的融生状态中表达圣人的生命状态, 是既雄且雌、雌雄同体的。

但“母”在第1章、20章、25章、52章中的用法却包含更微妙的意味。第1章中的“万物之母”、25章中的“天地之母”, 都试图显豁道为本体论与生成论的元范畴, 是天地万物的本原。为何用“母”比拟这一本原性?第1章中“母”是相对相生二元格局中的对偶范畴之一, “无/有”、“始/母”、“妙/徼”, 后文紧跟“同出而异名, 同谓之玄。”“玄”:深远幽昧、不可测知、无所至极, 却是一切具象可感之物的本体论与生成论依托。人们如何体悟?老子捻出“母”, 《说文解字》释义:“母, 牧也, 从女, 象怀子形”, 藉由“母”具体可感的生殖属性, 孕育生命的具体可感性呼之欲出。第6章的文本进一步呼应:“玄牝之门, 是谓天地根。”“牝”将“母”的生殖功能属性从人类扩展到整个宇宙自然界。牝可指所有雌性生命的生殖器, “玄牝”, “言其功也。牝生万物, 而谓之玄焉, 言见其生而不见其所以生也。”[]母、牝作为身体意象, 因着雌性的生殖功能更具亲切可感性, 在常识性的认知体认中比之“父”更易见出包蕴、生成天地万物的特性, 用以言说道的始源与根源性更有说服力。20章、52章则说明老子没有舍弃这一具体可感之身体意象, 而将其发展为价值范畴, 具有与道互通甚至同等的意味。20章“贵食母”, 河上公注:“食, 用也。母, 道也。”[8]14552章也是以“母”代“道”, 讲持道修身之义。故此“母”是概念隐喻。

知其雄, 守其雌, 为天下溪。为天下溪, 常德不离, 复归于婴儿。知其白, 守其辱, 为天下谷。为天下谷, 常德乃足, 复归于朴。 (28章)

阳—天—君—父—男—夫

以上的观念并非只是逻辑推断的结果, 在当代性别理论中可见雌雄同体的性别建构在不同论者观念中的呼应。美国科幻作家厄秀娜耗四十年心力终成《老子》译作, 她的大量小说人物以雌雄同体的性别特质引人瞩目, 并因之在理解自我、处理人与社会、自然的关系中深富启示意义。荣格说:“通过千百年来的共同生活和相互交往, 男人和女人都获得了异性的特征。这种异性特征保证了两性之间的协调和理解。”[15]53后期荣格藉由卫礼贤对丹道的践履、对老子的服膺, 俨然已是学界佳话。恰因不能将早期荣格的双性人格原型论归功于老子的启示, 更可见中西古今差异中趋近的价值取向, 对双性同体的贞认可谓惺惺相惜。

[18]CAROLYN G HEILBRUN.Towards androgyny:Aspects of male and female in literature[M].New York:Alfred A.Knopf, 1973.

[6][美]安乐哲.自我的圆成:中西互镜下的古典儒学与道家[M].彭国祥, 编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 2006.

(二) 对女性至上论的辨析

在《老子》文本中, 作为行动主体而有所践履的称谓如下:圣人 (24章次) 、候王 (2章次) 、善为道者 (2章次) 、君子 (2章次) 、大丈夫 (1章次) 、士 (1章次) , 涉及君子、大丈夫、士各章所论皆无关要旨, 前面四者还有大量出现的第一人称“吾 (我) ”, 大致都可统和于“圣人”, 加之修身工夫诸章及其他省略主语的章节, 虽未明确言出行为主体却也在圣人序列, 可见老子对圣人的充分倚重, 说圣人是老子视域中的身体主体、践履老子之道的理想生命是毋庸置疑的。

说“雌”“雄”为二元对生范畴并非孤证, 在老子的视域中, 二元范畴是在两极之间复又融为一体的。“万物负阴而抱阳, 冲气以为和”, 便是在阴阳两极相对相生的语境中言说的, 但老子更善于“正言若反”, 在颠覆常识观念中令人幡然惊醒, 领悟其道之妙义。“天下皆知美之为美, 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 斯不善已。有无相生, 难易相成, 长短相形, 高下相盈, 音声相和, 前后相随。恒也。” (2章) “正复为奇, 善复为妖” (58章) 。一些时候“天下之至柔, 驰骋天下之至坚” (43章) 、“柔弱胜刚强” (36章) , 一些时候“守柔曰强” (52章) , “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 故能成器长” (67章) 。美与恶、善与不善、奇正、柔刚、慈勇、俭广等等, 看似两极之间对立, 却又彼此转换、融合相生。白辱、雌雄这样的对生范畴其实也在这样的二元融生关系中, 就性别意识形态而言, 便是雌性气质与雄性气质的双性融合, 而其完满融合的状态恰是老子圣人质素的诉求。

谷神不死, 是谓玄牝。玄牝之门, 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 用之不勤。 (6章)

由此来看“母”所在的5章:

到目前为止, 对于圣人作为身体主体已很清晰, 但学界除却认为老子圣人的性别属性是雌雄同体之外, 另有一种观点, 认为老子圣人是前性别与无性别的。“奉道的能够宣示大道的理想人物, 是有几分‘前性欲的’、‘前性别的’。”[7]153汉斯的论证如下:其一, 老子之道是“一”, 那奉道的圣人也是“一”, 是二元等分之前的, 是一元的。说老子之道为包蕴二元的“一”“朴”是非常确当的, 但是说老子的圣人是前于二等分性别的神圣者却是误解。老子的圣人不是生来如此的君临者, 而是后天做层层剥落工夫的养成者, 将圣人认定为男女二等分前的圣人是将圣人等同于婴儿了, 纵观其全文果然如此。其二, 老子的圣人是“作为一个小孩子、作为一个先于性别的存在而得到肖像描画的”[7]153, 既然婴儿是前性别、前性欲的, 那么圣人也应是同样的状态。说婴儿是前性别、前性欲的, 此话也确当, 因为老子对于婴儿生命状态的描画的确是“未知牝牡之合而作”;说婴儿的生命状态是老子之道与其践履者圣人应有的样子也是确当的, 因为老子说“含德之厚, 比于赤子”, 也说圣人之所以成就为圣人, 在于可以“复归于婴儿”。但是婴儿不是身体主体, 只是概念譬喻, 婴儿并不就是圣人, 而是对于圣人生命状态的隐喻表达;同样圣人也并非就是婴儿, 他是成人状态, 这个成人状态既是生理的, 又是社会的, 当然也是理想状态的, 故而“复归于婴儿”, 是成就理想的返本复初状态。同时既然圣人不局限于君王, 而是人人可以进入的修身妙境, 我们也得承认人人的现实层面的个体属性当然更不是就“婴儿之未孩”而言。所以圣人不是前性别, 而是知其有分之后可以统和, 知雄雌之分, 又将雄雌统和于一身, 后世道教在养生术尤其是房中术中强调守精固本便是这一路向上的发挥, 当然我们知道雌雄统和于一身不止于养生术中有益, 在更广阔的修身、处世领域亦当见出别样气象。

但是安乐哲的“雌雄同体”观念也遭到批评:“安乐哲的诠释忽略了、跳过了或者说是抹杀了《老子》中的雌性比喻的可能涵义和意向。”[11]192评判安乐哲所论是不偏不倚的中性观念是不中允的, “阴阳这一对关联对立的确不同于标准的儒家传统的关联关系, 有意思的是‘阴’在‘阳’之前, 暗示了受推崇的形式肯定是雌雄同体, 而且‘阴’的特性在平衡于‘阳’的特性同时优于它们。”[6]461安乐哲在并不太长的论及老子性别问题的篇幅中明显注意到了老子对雌性特质的格外强调。但是在更一般性的评价中, 刘笑敢说安乐哲未能充分关注老子与其他诸家本质差异也是确当的。“儒、道美学视那些西方传统下区分为所谓男性化和女性化的所有特点是建立在人性连续统一体之上的相互依存范式”[6]453, 安乐哲的着力点在性别歧视的中西差异上, 在他看来, 西方的性别歧视是建立在男女两性二元对分, 同时以男性价值为本带来的女性被歧视。古典中国则不然, 人可以“通过创造两性兼有的, 或者说多性兼有的人格, 来达到其人性的最终完善”[6]441, 妇女却被排除在“人”的序列之外。此论当然一语中的。但是就古典中国理想身体主体的“双性兼修”而言, 因未及细论, 则至少模糊了儒家与道家性别意识的内在差异。

道可道, 非常道。名可名, 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此两者, 同出而异名, 同谓之玄。玄之又玄, 众妙之门。 (1章)

一、母、牝、婴儿是身体主体还是概念隐喻?

(一) 概念隐喻格局中的身体隐喻:对道的凸显

[14][法]西蒙娜·德·波伏娃.第二性[M].陶铁柱, 译.北京:中国书籍出版社, 1998.

[8]陈鼓应.老子注译及评介[M].北京:中华书局, 1984.

阴—地—臣—子—女—妇

乾, 健也。坤, 顺也。 (《说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