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投赌场文学天地
分类

网投赌场徐玲《爸爸和安安都在》:呵护文学“美”的生态

日期: 2019-11-30 23:57 浏览次数 : 200

儿童文学主要是写给孩子看的,所以,儿童文学应该是最美的文学。儿童文学最忌将生活描写得千疮百孔、鲜血淋漓。对儿童成长与儿童阅读有研究的儿童文学作家,在创作时就会自觉地杜绝一切虚伪、欺诈和丑陋的故事与情节。如果将一些社会灰色现象带入儿童文学,就会破坏儿童文学应有的“美”的生态。有着丰富创作经验,且经过鲁迅文学院熏陶的徐玲,无疑是践行纯美正能量写作的优秀代表。《爸爸和安安都在》的美,不止体现于故事,体现于语言,还体现于故事里的每一个人物。徐玲笔下的人物无论经历过何种苦痛,内心总是向上的,行为都是积极的。故事结尾处,安安的心理描写,非常出彩,非常阳光。安安最终理解了爸爸妈妈各自的不易,也理解了生活的纷繁复杂。如此有力量的美能给读者留下深深的阅读印记,这样的印记,能让读过此书的孩子和安安一样,学会爱自己和爱父母。一个孩子,只有在明白了怎样爱自己和爱父母之后,才会变得有担当、有责任,也才有希望成长为父母的骄傲、家庭的支柱、祖国的栋梁。

不知道我是哪里来的烦恼,生生吞噬了我多年积累的热情,漩涡似的把一切信念都卷了个干干净净。

冰心先生曾经说过:“有了爱就有了一切”。以真善美为基调的优秀儿童文学,因其具有追溯人类本源和张扬人类本性的共通性,而极为自然地融入了千差万别的文化渊源,成为全人类、全世界都喜闻乐见的文学式样,“有爱”和充满爱的文学式样。感动无数男孩女孩的徐玲亲情小说正是此类文学式样中一个鲜明代表,河北少儿出版社在江苏书展上隆重发布的徐玲至暖亲情小说《爸爸和安安都在》,堪称是一个真善美的儿童文学风向标。

【我听见了。】

儿童文学特别需要想象力,只是这种想象力并不等同于虚幻,更不等同于天马行空。徐玲在新书中,非常恰当地将儿童文学的想象力与儿童文学追求的“真”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书中最体现想象功力的,是徐玲对安安生活状态的细腻描绘,很多读者读过后,感觉其中的故事真实得就像发生在身边,甚至感觉就发生在自己身上。徐玲作品能够如此贴近现实、贴近孩子、贴近生活,让读者信以为真,与她长期在基层的教育实践密不可分,正是这个实践给了她“真”的本领,也给了她源源不断的“真”的素材。有了这样的“真”本领和“真”素材,徐玲在创作时,就能水到渠成地将一些沉重的真实的现实问题引入作品。如书中写到的父母离异这样一种状态,在生活中真实存在,且不在少数,很多孩子正无所适从地处在这种尴尬的亲情之下。所以,用很温暖的故事去关照这样一个特殊群体的成长,这本身就是一件意义非凡的事。或许,生活中像这样的故事没有书中描写得这么温馨,但优秀的作家就是要有能力通过立于现实之上的想象引导读者去超越现实,这样才能捧出对孩子的成长有帮助的作品。当前我国正处于快速发展和转型期,面对现实生活中的真实巨变,我们的儿童文学作家更应该是时代的歌者,更应该用真情怀去关注“真”世界。可事实上,能像徐玲这样用作品来反映时代元素、反映当下人们精神变化的儿童文学作品却是少之又少。很多作家狭隘理解儿童文学,游离现实,无视生活巨变,无视时代进步。或沉迷小我,孤坐书斋,靠童年回忆生拼硬凑;或无视读者,凭经验玩技巧,故弄玄虚胡编乱造。优秀的作品属于人民,而不是属于少数人。要写出人民喜爱的作品,就要用真心、用真情,沉入人民之中。徐玲十多年如一日,始终以一颗公益大爱之心,服务孩子,服务校园,正是有了这样忘我的投入,她才能写下一部又一部深深打动读者的亲情小说。

那人却越走越远。

徐玲在亲情小说上的创作一直是厚积薄发,从2005年写下第一部亲情小说《我的红狐狸妹妹》至今,她凭着坚忍不拔的创作毅力和恒心,以每年一部的慢节奏,精细打磨她心底的亲情故事。从2012年开始,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陆续推出徐玲“我的爱”系列亲情小说,该系列多次荣登新书畅销榜,出版首年即获冰心儿童图书奖,目前版权已输出马来西亚、越南等多个国家。希望社出版的徐玲“至痛亲情”系列得到全国十大名刊名编重磅联袂推荐,连续多年成为希望畅销童书中的“超级明星”。徐玲的任何一部亲情小说只要一推出,就能很快走入千千万万读者的心,其原因就在于徐玲亲情小说的品质极为优秀,又独树一帜,在茫茫书海中,读者也能很轻易地识别它找到它,在读者的心目中,徐玲的亲情小说就是一个风向标,一个指向真善美的风向标。

“安安,安安!”有人在呼唤我,我仿佛失了声,张开嘴,却没有发出回应的声音,任由那人在远处一边焦急地呼唤,一边和我擦肩而过。

上善若水,儿童文学有一个显著功能就是引导孩子向善从善。《爸爸和安安都在》在这方面体现得非常出色。练习小提琴是一件相当辛苦的事情,可对于安安的两个小伙伴双胞胎健健和康康来说,却格外喜欢上小提琴课,因为他们的爸爸妈妈也分开了,他们一个跟爸爸生活,一个跟妈妈生活,对他们来说,每一次上小提琴课,都意味着相聚、快乐和幸福。为了轮流有机会跟爸爸或妈妈生活,兄弟俩想到了互换身份,这样貌似天真的小把戏,带给他们的是巨大的快乐,当这样的快乐从他们心头滋生出来的时候,原存于他们心底的那种因爸爸妈妈分开而产生的坏的情绪,自然就得到了抑止甚至是消解。读者看到这样的情节,心底会马上升腾出欣慰的暖和由衷的祝福。这就是徐玲作品中独有的“善”,这种“善”就像一剂良药,能帮助那些在生活中受到伤害的孩子尽快愈合创伤。心灵受到伤害的孩子,只有在内心真正得到抚慰后,才能以积极的姿态去适应生活、改变世界。

“安安,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