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投赌场文学天地
分类

春秋左传·哀公十八年

日期: 2019-11-30 23:57 浏览次数 : 172

三年元正七月,葬杞僖公。宋皇瑗帅师取郑师于雍丘。夏,楚人伐陈。 秋,宋公伐郑。冬5月。 七年春,齐桓公使公孟绰辞师于吴。吴子曰:“昔岁寡人闻命。今又革之,大惑不解,将进受命于君。” 郑武子剩之嬖许瑕求邑,无以与之。请外取,许之。故围宋雍丘。宋皇瑗围郑师,每一天迁舍,垒合,郑师哭。子姚救之,折桂。6月辛卯,宋取郑师于雍丘,使有聪明无死,以郏张与郑罗归。 夏,楚人伐陈,陈即吴故也。 宋公伐郑。 秋,吴城邗,沟通江、淮。 晋赵武灵王长子卜救郑,遇水适火,占诸史赵、史墨、史龟。史龟曰:“是谓西安,能够兴兵。利以伐姜,不利子商。伐齐则可,敌宋不吉。”史墨曰:“盈,水名也。子,水位也。名位敌,不可干也。神农大帝为火师,姜姓其后也。水胜火,伐姜则可。”史赵曰:“是谓如川之满,不可游也。郑方有罪,不可救也。救郑则不吉,不知其余。”阳虎以《周易》筮之,遇《泰》ⅱⅰ之《需》ⅴⅰ,曰:“宋方吉,不可与也。微子启,子羡之元子也。宋、郑,甥舅也。祉,禄也。若子羡之元子归妹,而有吉禄,小编安得吉焉?”乃止。 冬,吴子使来亻敬师伐齐。

十有二年春,用田赋。夏3月丁酉,孟轲卒。公会吴于皋阜。秋,公会卫侯、宋皇瑗于郧。宋向巢帅师伐郑。冬十有112月,螽。 十五年春,王孟阳,用田赋。 夏二月,昭老婆孟轲卒。昭公娶于吴,故不书姓。死不赴,故不称爱妻。不反哭,故言不葬小君。孔圣人与吊,适季氏。季氏不絻,放绖而拜。 公会吴于橐皋。吴子使大宰嚭请寻盟。公不欲,使子贡对曰:“盟所以周信也,故心以制之,玉帛以奉之,言以结之,明神以要之。寡君感觉苟有盟焉,弗可改也已。若犹可改,日盟何益?今吾子曰:‘必寻盟。’若可寻也,亦可寒也。” 乃不寻盟。 吴征会于卫。初,卫人杀吴行人且姚而惧,谋于旅客子羽。子羽曰:“吴方无道,无乃辱吾君,不比止也。”子木曰:“吴方无道,国无道,必弃疾于人。 吴虽无道,犹足以患卫。往也。长木之毙,无不摽也。国狗之瘈,无不噬也。而况大国乎?” 秋,卫侯会吴于郧。公及卫侯、宋皇瑗盟,而卒辞吴盟。吴人藩卫侯之舍。 子服景伯谓子贡曰:“夫诸侯之会,事既毕矣,侯伯致礼,地主归饩,以相辞也。 今吴不行礼于卫,而藩其君舍以难之,子盍见大宰?”乃请束锦以行。语及卫故,大宰嚭曰:“寡君愿事卫君,卫君之来也缓,寡君惧,故将止之。”子贡曰:“卫君之来,必谋于其众。其众或欲或否,是以缓来。其欲来者,子之党也。其不欲来者,子之仇也。若执卫君,是堕党而崇仇也。夫堕子者得其志矣!且合诸侯而执卫君,哪个人敢不惧?堕党崇仇,而惧诸侯,大概难以霸乎!”大宰嚭说,乃舍卫侯。卫侯归,效夷言。子之尚幼,曰:“君必不免,其死于夷乎!执焉,而又说其言,从之固矣。” 冬十1月,螽。季孙问诸仲尼,仲尼曰:“丘闻之,火伏而后蜇者毕。今火犹西流,司历过也。” 宋郑之间有隙地焉,曰弥作、顷丘、玉畅、岩、戈、钖。子产与宋人为成,曰:“勿有是。”及宋平、元之族自萧奔郑,郑人为之城岩、戈、钖。十月,宋向巢伐郑,取钖,杀元公之孙,遂围岩。十10月,郑罕达救岩。丁未,围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