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投赌场文学天地
分类

一身军装后生可畏支健笔一腔Haoqing——访剧作家刘恒

日期: 2019-11-16 07:02 浏览次数 : 177

图片 1

 

《舰在亚丁湾》

图片 2

《我的故乡晋察冀》

  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

《神医喜来乐》


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

  你虽不说,我也懂你。

15年后的今天,观众还是没有忘记那个悬壶济世、不慕名利的郎中,敬佩那位不离不弃替夫赴死的结发之妻。电视剧《神医喜来乐》让更多人认识了这部剧的编剧周振天。年过七旬的他,最爱一身洁白的海军戎装,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讲起话来有理有气。其文如人,在其从事专业编剧40年的生涯里,他不仅创作了《蓝鲸紧急出动》《潮起潮落》《驱逐舰舰长》《天边有群男子汉》《波涛汹涌》《深海利舰》等军旅题材作品,抒写了不灭的军人情怀,更依托坚实的生活积累和文学修养创作了《玉碎》《张伯苓》《楼外楼》等弥漫着人情味、人性美的作品。一身戎装、一支健笔、一腔豪情,本报记者带您走进周振天的艺术世界。


记 者:两个月前,央视一套播出的《楼外楼》围绕“以文兴楼,楼以文名”这一立意展开叙事,可以说是您在故事构架过程中和文艺大家、文学典故走得最近的一次。可否从总体上谈一谈该剧的谋篇布局。

    时至今日,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已有200余日。可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都不足5天。这整整两百个日日夜夜,甚至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度过的。

周振天:从总体上来讲,《楼外楼》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是登临“楼外楼”的名人们与“楼外楼”以文交往的轶事、趣事,以及每一道名菜掌故、制作讲究及其悠远传说。余秋雨说过:“浙江商人有自强、坚韧、务实、开拓等草根精神。浙商普遍拥有合作、诚信、敏锐的前瞻性,即强烈的商业眼光,他们懂得在竞争中把握市场脉搏,顺应市场规律,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转’。”在民国时代,“楼外楼”的经营就充分体现了浙商的经营智慧和理念。毋庸讳言,所有的餐饮商家毫无例外都要千方百计谋取利润,但具有“儒商”眼光的“楼外楼”经营者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们独辟蹊径,充分利用传说和典故,几乎将自家店里的每一道菜肴都与历史名人勾连上传承关系。譬如由宋高宗引出的“宋嫂鱼羹”、由乾隆皇帝引出的“鱼头豆腐”、由苏东坡引出的“东坡肉”、由岳飞引出的“油炸桧”、由王羲之引出的“掌上明珠”、由秦观引出的“油焖春笋”、由袁枚引出的“八宝豆腐”、由俞曲园引出的“西湖醋鱼”、由鲁迅引出的“虾子烧鞭笋”、由俞平伯引出的“平炸响铃”、由盖叫天引出的“神仙鸭子”等等。这“寓教于食”的奇思妙想为《楼外楼》剧本创作提供了极富趣味的细节。在《楼外楼》写作过程中,我一直以珍惜瑰宝的心态描写这些历史文化典故,并使之在故事编织、人物塑造过程中生发、外延,成为强化这部电视剧内蕴主旨和观赏性的主要手段。


第二部分是“楼外楼”经营者的家族跌宕起伏的命运故事、两代或三代人物关系交集、情感历程的发展演化,以及他们在大时代潮流冲击之下如何应对的矛盾冲突。不仅要叙述“楼外楼”经营者如何善于乘时代演进之风走上兴隆发展的道路,还以较大篇幅描述“楼外楼”在军阀统治的动乱年代、日伪残暴占领时期艰难的苦撑经营,以及他们秉承自古以来浙商积累的商道谋略与各种各样强势对手、恶势力智慧博弈,善于周旋的处事之道。疾风劲草,大浪淘沙,在剧中我特别设计了“楼外楼”无可选择地与整个国家共同经历了中华民族最危难的日子,让原本是布衣百姓的“楼外楼”主人公们渐渐体味到了家国情怀与梦想,强化了同生死、共命运的民族归属感。

    相爱是在一瞬间,相守确是要花了半生。越是细微又难以得到的东西,人往往是越渴望,越愿意去等待。

根据长篇电视剧的创作规律,我设置了一条“楼外楼”两代人与军阀、恶势力冤家对头贯穿始终的主轴矛盾线;同时又设计了两条凄美纠结的爱情辅线;加之点状式的店主与大厨、师傅与徒弟关系桥段,相互交叉、互为因果。由于在“楼外楼”史料中缺少足够的真实史料,我对剧中主人公关系冲突、事件桥段、生活细节等方面作了大容量的虚构,并有意识地在人性和某些社会现象焦点上,找到穿越历史与当代世道人心相通的渠道,力争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

    开始,我还愿意与他人经常提及你,我的兵哥哥,我的大胖,我的远在千里的男朋友。没错,我也曾想象如果早一点遇见你,早一点爱上你,会不会如今也不至于想念都苍白无力。我是爱幻想的双鱼,却爱到幻想不了更美好的画面与你。

记 者:您的创作题材涉猎历史、军事、人物传记等众多方面,这些题材都是您熟悉的领域吗?创作灵感的来源是什么?

    身边有朋友说我更像是和快递员谈恋爱,可是很戏谑的是快递员是女的呀!!或者我还记得因为你的一个电话,就在听到你声音的那一刻,一座冰山转瞬消融,化作不尽的泪水。又或是你qq聊天时的一句“我爱你”,便值得我翻阅数十次。

周振天:编剧的创作冲动有时候源于对某一个题材的浓厚的兴趣,譬如长篇小说《玉碎》、电影《老少爷们上法场》、电视剧《神医喜来乐》,也有时候是应命之作,譬如《潮起潮落》《驱逐舰舰长》,还有现在正在后期制作的《亚丁湾的月亮》,都是海军领导交给的任务。我到海军之后,曾多次到舰艇部队深入生活,在导弹驱逐舰4个月,在潜艇代职副政委4个月,积累了海军第一线的生活,所以领导交给海军题材的任务,写剧本心里就有底。有的应命题材一开始并不熟悉,但在大量阅读资料的过程中会逐渐喜欢上这个题材。例如电视剧《张伯苓》,对大学生活我并不熟悉,但深入采访和阅读大量史料之后,我感觉到这个人物非常值得写,他的办学理念至今也不过时。张伯苓对学生“德、智、体”的精心培养和成就,至今仍有现实意义。

    我很少对你说我“我爱你”,因为我害怕过得久了你会忘了我,眼里只有工作,只有一身军装。

都说创作要有灵感,但我认为灵感主要来自于生活,还有前人作品的启示。当然也有与生俱来的东西。“灵感”两个字说起来有些玄虚,但是它确实贯穿于每一部作品创作的始终。漫长的故事,从什么地方开始?开篇选择什么样的场面?怎样巧妙地把人物带出来?怎样让主线与副线交织推进?从哪里进入主题最能抓住观众?除了写作经验,灵感也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叙事策略也是考验编剧灵感和功力的。例如,前两年有一部美国电影《撞车》,表面上看是写交通警察的职业遭遇,但实际上探讨的是美国社会根深蒂固、无孔不入的种族隔阂和种族歧视问题。以交通警察职业为叙述平台,以撞车事故来揭示这个深刻的问题,投入成本不高,但对观众内心颇有冲击力。我们不能不佩服编导,从人人都熟悉的生活现实中能够激发出灵感。

    其实我很爱你,爱到想要去疯狂,想要去拼尽全力,用尽余生,可这一切远远比不了领导的一句命令,战友的一声呼唤。

电视剧艺术最终看的是情感和人物


记 者:人们常说,好的故事核,等于完成了创作的一半。您在创作过程中是如何找到故事核的?

    上次,一个月前你告诉我说,你的同事分手了。因为那个女生坚持不了了。换做平时,我定要说叨一番,无论什么事情怎么能轻易放弃呢?可是作为一个军人的女朋友,我又怎么舍得说她?

周振天:《我的故乡晋察冀》是定位在军民鱼水关系上,这个核是非常清晰的,军民团结才是克敌制胜的根本。《玉碎》中,以民族气节贯穿到底,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同时,玉的温润柔和也充分加以体现。因为玉文化几千年来深深影响着中国人的精神和文化,《玉碎》就是找到了这么一个思考底蕴。《神医喜来乐》的内核是中医、中药及其医术。“医术”两个字是两个层面的意思,“医”是学问,“术”则是运用学问的方法,在行医过程中怎样与人、与社会打交道。《小站风云》反映的主题是辛亥革命。我觉得小站稻可以是一个切入口,从稻耕文化入手,一样可以写出当时的历史事件。我设计了两个种植小站稻的家族,为了争贡米名分,引出了一系列冲突。这个角度一样可以反映那个时代的风云变化,也可以减少历史认知上不必要的麻烦。两个主要人物就是来自这两个家族,同样参加了新军,最终还是走上了不同的道路,由此引出了辛亥革命这个大事件。两个主人公,一个跟着袁世凯搞称帝复辟,一个跟着孙中山讨袁,两人的恩怨情仇在历史发展的大背景中一次次交锋,很好地将稻耕文化、小站练兵、辛亥革命连贯起来。

    在一年前如果你问我异地恋可怕吗?我一定会回答“太可怕了,简直不敢想象”。因为曾经最美好的初恋,在一起三年只因为没考上同一所大学,异地15天就分手。